微信平台搜索[大发PK10官方—极速大发pk10]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

微信二维码
首页 · 机构观点 · 正文

这几个国家是如何从高收入经济体降级的

导语报告估计,到2050年,世界经济格局将会经历剧烈洗牌,全球新的六大经济体将变成中国、美国、印度、日本、巴西、俄罗斯。

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· 2019-12-05 · 文/李迅雷 · 浏览4130

  最近,我在研究这些年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口规模变化时,惊讶地发现,这些年来,世界银行把高收入经济体的跨入门槛降低了,如最高的门槛应该是在2013年,人均国民收入(GNI)为12745美元,之后逐步降低至2017年的12055美元,去年的标准又调高至12375美元,但仍低于2013年时的标准。为何在全球货币发行总规模越来越大、通胀延续的趋势下,但高收入门槛却不升反降?为何有些已经跨入高收入经济体门槛的国家又被降级呢?本文试作探讨。

  本币贬值是这些国家“降级”表象原因

  回看历史不难发现,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最大区别,就是汇率的稳定性。例如,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,包括日本、加、澳、欧元区、英国、瑞士、瑞典等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对美元的汇率水平(主要指数)几乎没有发生明显的偏离,其超稳定性堪称奇迹。

  但包括俄罗斯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等新兴经济体的汇率水平(OTIP指数)则大幅贬值,同期大概贬值了70倍左右(主要是俄罗斯的卢布大幅贬值),这说明新兴经济体的货币稳定性比较差。

  不同发达经济体美元指数与新兴经济体美元指数天壤之别

  数据来源:IMF,中泰证券研究所

  主要指数包括日本、加、澳、欧元区、英国、瑞士、瑞典,其中日元85年秋之后的升值

  OTIP指数包括俄罗斯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等,其中人民币05年中期之后的升值

  即便从最近20年看,俄罗斯的卢布兑美元的汇率,也贬值了200%,即从22:1达到66:1;巴西的雷亚尔贬值了120%、南非的兰特贬值了148%。如此大幅度的货币贬值,使得以美元计算的GDP总量就大幅缩水。

  巴西、南非、俄罗斯三国本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化

  数据来源:CEIC,中泰证券研究所

  货币贬值只是表象,可以直观解释南非、巴西、俄罗斯等国从高收入经济体中除名的原因。但本币大幅贬值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?这恐怕更值得研究。

  金砖三国,成色不足

  “金砖四国”这个词是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·奥尼尔于2001年首次提出的。2003年10月高盛公司发表了一份题为《与BRICS一起梦想的全球经济报告》。报告估计,到2050年,世界经济格局将会经历剧烈洗牌,全球新的六大经济体将变成中国、美国、印度、日本、巴西、俄罗斯。

  应该说,金砖四国外长于2006年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了首次金砖国家外长会晤,开启金砖国家合作序幕。2011年,南非正式加入金砖国家,英文名称定为BRICS,于是,金砖四国变为金砖五国。在金砖五国中,南非、俄罗斯、巴西都曾被纳入到高收入经济体中,但之后则由于出现经济危机等原因,本币大幅贬值,进而又退居为“中高收入经济体。”

  从下图中发现,巴西在1980年的时候,GDP在全球的占比达到3.61%,如今却只有2.8%;1990年俄罗斯GDP在全球的占比为3.73%,如今只有2.08%。上世纪60-70年代,南非曾经全球的发达经济体,也是非洲国家中经济体量第一的大国,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就开始逐渐衰落。

  南非、俄罗斯、巴西GDP在全球占比(2010年美元不变价格)

  数据来源:CEIC,中泰证券研究所

  这三个国家的衰落,与其三次产业结构变化有关。如南非第二产业的比重下降过快,从1994年的38.2%降至2018年的27.7%。南非经济的衰退,大背景是80年代苏美对其进行经济制裁,之后到了1994年,长期执掌南非政权的布尔人被赶下了台,黑人当家作主,曼德拉当选南非首任黑人总统。这又使得部分白人精英逃离南非,计算机、生物医药、航天科技、军事科技、纳米技术、工业制造等高科技人才流失,使得南非在全球的经济地位逐步下移。例如,在南非的出口结构中,工业品出口占比从2007年的77%,下降至2018年的64%。

  南非的三次产业变化

  数据来源:CEIC,中泰证券研究所

  巴西也有类似现象。2004年巴西第二产业的占比为24.3%,到2018年降至18.4%,原本第二产业占比就偏低,如今更低了。从出口结构看,1990年巴西的工业制成品占比达到56.4%,2018年降到了36.6%,初级产品的出口则从27.3%上升至50.4%。也就是说,巴西经济更加依赖于大宗商品出口。

  巴西出口商品结构图

  数据来源:CEIC,中泰证券研究所

  从2018年中国从巴西进口的商品结构看,“油籽;子仁;工业或药用植物;饲料”、“矿物燃料、矿物油及其产品;沥青等”、“矿砂、矿渣及矿灰”,三者均加总,进口占比达到了83.3%。也就是说,农产品、铁矿石等占比很高。

  俄罗斯的产业结构和出口结构均优于南非和巴西,但为何俄罗斯经济总是在低位徘徊呢?俄罗斯也是一个资源大国,据统计,石油探明储量65亿吨,占世界探明储量的12-13%。森林覆盖面积8. 67亿公顷,占国土面积50. 7%,居世界第一位。天然气已探明蕴藏量为48万亿立方米,占世界探明储量的三分之一,居世界第一位。水力资源4270立方千米/年,居世界第二位。

  或许由于资源过于丰富,俄罗斯经济也高度依赖资源出口,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气。2018年俄罗斯商品出口额排名全球第14名,与其GDP水平基本相当。但其制造业中,除了重工业尤其是军工比较发达之外,其他的依然还是很一般。

  2000年,普京在总统大选时说道“给我20年,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”,并计划在2020年成为人均国民收入达到3万美元的发达经济体。如今,大约只实现了目标的三分之一。其中,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、卢布大幅贬值是主要原因。但这些年来经济增长接近停滞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这些年来之所以经济增速很低,原因在于曾经作为超级大国的俄罗斯参与地缘政治比较积极,屡屡引发西方国家对它进行制裁,如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,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,从而影响了其经济增长,2015年,俄罗斯又从高收入经济体跌回成中高收入经济体。

  总体看,巴西、南非、俄罗斯三国从高收入国家跌回到中高收入经济体之后,似乎都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中。与2000年初甚至与2010年相比,“金砖”的成色已经淡去很多,今年前三季度,这三国的GDP增速都接近于零,比发达经济体增速都慢。

  发展中国家“逆袭”失利的深层原因

  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有成为高收入国家或经济强国的梦想,但二战之后,成功晋级为高收入经济体或发达经济体的成功案例并不多。而且,成功晋级为高收入经济体所覆盖的人口数量也十分有限,如亚洲四小龙,人口加总也就一亿多;再加上一些盛产石油的国家,靠资源优势成为高收入经济体。迄今为止,高收入经济体的人口数量只占全球人口多16%左右。

  然而,有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在向高收入经济体冲刺的过程中失利,陷入中等收入陷阱,如墨西哥、阿根廷、巴西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土耳其、伊朗、南非、俄罗斯等国,发现这些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有几个共性:

  首先是工业体系不够完善,制造业不够强。制造业不强,要么工业品出口不行,要么进口替代不行,这就影响到一个经济体的国际竞争力,进而导致外汇储备不足,诱发货币贬值。

  相比之下,二战之后成功实现经济转型并成为高收入国家的,最典型的是日本和韩国,这两个国家都是制造业的强国,在家电、汽车、造船、电子等产业具有很强的优势。换言之,要成为高收入经济体,与他国的商业竞争恐怕避免不了,而且,一定要通过竞争获得优势,并在某些领域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。

 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,经济高速高增长,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成为“世界工厂”,也成为商品出口第一大国。因此,中国经济总量占金砖国家的比重维持上升趋势,相比之下,其他四个金砖国家的GDP份额都无一例外的降低了(上图)。

  其次,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通常存在国家治理结构缺陷。发达经济体通常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,高度法制化,保持国内社会经济稳定,因此,高收入经济体中,绝大部分是西方国家。但不少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,如伊朗,曾经是一个社会与经济高度开放的现代化高收入国家,但经历了伊斯兰革命之后,却变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,人均国民收入目前只有5200多美元。此外,拉丁美洲国家也多次经历了民主政体与军人统治的交替体制,产生了很多弊端。

  宗教力量过强,对经济发展也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。在全球四大宗教中,佛教和基督教对教徒的约束相对有限,但伊斯兰教和印度教似乎对教徒的影响比较强。当人的经济行为与宗教行为相抵触时,如果屡屡要服从宗教的旨意,那就导致人们行为的不经济。这也是为什么高收入经济体中基督教国家所占比重较高的原因,当然,受儒家文化的影响的日本及亚洲四小龙也早就步入了高收入经济体。

  第三,不专注于发展经济,为争取在全球获得更多话语权而屡屡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。典型的如白人统治下的南非,如今的伊朗等。前苏联也曾是一个超级大国,但国家解体之后,一度陷入混乱局势。即便到如今,俄罗斯依然参与到一些地缘政治中,军事力量的介入,导致西方国家对其采取制裁措施,从而不利于经济发展。

  第四,收入差距过大会导致经济结构扭曲,不利于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。研究发现,大部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,其基尼系数一般都在0.4以上,但大部分发达经济体的基尼系数则在0.4以下,基尼系数越高,表明收入差距越大,如南非已经到了0.6。

  收入差距过大,或导致中低收入阶层有效需求不足,从而使得消费增速过低,影响经济增长。例如,印度的收入差距过大,使得该国经济波动较大,今年3季度的GDP增速仅有4.5%,与2017年7%以上的增速,大幅回落。智利也是贫富差距过大的国家,其首都圣地亚哥,由于地铁票上涨,引发骚乱。

  总之,要成为高收入经济体,而且不被淘汰出局,需要从做大做强制造业、完善国家治理体系、以经济建设为重心和缩小收入差距等方面多管齐下。

图片来源:123RF

声明:本文为大发PK10官方—极速大发pk10转载文章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@chinaipo.com

风险提示 大发PK10官方—极速大发pk10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!

分享到:
{$ad}